想要经营亲密关系,从对情感勒索者说“不”开始

原标题:想要经营亲密关系,从对情感勒索者说“不”开始

我相信看过《欢乐颂》这部电视剧吧,樊胜美作为一名外资公司资深HR,长得也算是美貌如花,生活本应该顺风顺水的,但是奈何她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贫寒家庭中,父母屡屡偏袒她的兄长,哥哥没钱,都要通过父母来向她要钱,她赚来的钱也都填进了这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,直到大结局才开始直面这个问题,对母亲和哥哥说“不”。

但是看到她利用王柏川对自己的仰慕,对她颐指气使,将他使唤来使唤去,甚至她哥哥把她瘫痪的老爸寄到了王柏川家,找了社会闲杂人等监视着王柏川父母。王柏川着急父母的安全,埋怨了她几句,她居然觉得王柏川是不够爱自己,想要和自己撇清关系。但是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你的对象给你空降一个陌生植物人,我相信没人不会害怕,而且关心自己的父母是天经地义的,这反倒又错了?所以有的时候我确实没有办法理解她的思维和想法。

但是在樊胜美的身上,我们确实也看到了我们自己,我的父母虽然没有像樊爸樊妈那样的令人厌恶的嘴脸,但是他们的一些做法确实也令我难以接受,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父母们也开始变得焦虑起来,很多时候不顾的我的意愿,直接给我安排了相亲,被我婉拒过几次之后,他们甚至拿出了“杀手锏”——“你要是不去相亲啊,那你就不要回来了,这么大人的人,连个对象都没有谈过,真的太令人操心了,你啥时候才能让我省省心啊。”迫于家庭的和谐和父母的担忧,我还是去了。在我看来,对于父母我们要更多的服从,因为他们对我而言是极其重要的存在。

直到最近看了《情感勒索》,才发现原来这种行为叫情感勒索,它最常见于最关心、血缘最浓、交往最频繁的人之间,相比陌生人,它的杀伤力很大,因为大家互相知根知底,即便并非有意,也清楚怎么样利用彼此情感上的弱点来达到目的。在书中,作者将实际案例与它背后的实际原因相结合,通过对情感勒索双方的心理进行细致描述,让我们更能理解情感勒索的来龙去脉。而且作者也用了足够大的篇幅,给出了针对各种形式的情感勒索的解决方案,这确实让“深陷泥沼”的我受益良多。

为什么作者可以给出这么多犀利的观点和建议呢?这和她的工作经历是密不可分的,苏珊·福沃德是美国著名的心理治疗师,而且在多家心理机构和医学诊所担任心理医师和指导顾问,因此她接触了非常的病患和案例,所以给到我们的建议也是非常的中肯,相比纯理论的解决方案更具实操性。同时也是一名畅销书作者,她的作品《恨女人的男人们和爱他们的女人》与《有害的父母》都曾登上《纽约时报》畅销书榜首。她还是颇受欢迎的演说家、节目嘉宾和媒体人,在ABC广播频道主持过6年全国性的热线节目。

在书中,苏珊向我们展现了如何鉴别所谓的情感勒索者以及他们的惯用手法,还为我们提供了解决方案,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。

01|什么样的人是情感勒索者?

其实很多人并不了解何为情感勒索,它其实是体现我们控制欲最有力的表现形式。情感勒索者因为他知道我们内心的要害,而且因为和我们的关系,,甚至知道我们的弱点,甚至是心底深处不为人知的秘密。当我们不能帮助他们达到目的的时候,他们甚至会拿这层关系作为威胁我们的砝码。

就像在我填报大学填报志愿的时候,我其实内心一直有着一颗成为教师的心,但是父母并不同意,他们希望我能够帮助家里的产业,在它们的强压和要求下,我修改了我的志愿顺序,将机械类目下的“工业设计”变为第一顺位专业。在大学的四年中,我遵从他们的想法,勤勤恳恳地学习着,但是还没等我毕业,温州企业转型的剧痛让我们家的产业不得不关门。

当我毕业,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的时候,他们却说出“你这个书读起来什么用,工作也找不好,不如读了教师,考个公务员来得好”。那一刻我的内心其实是极其委屈的,刚开始让我报机械专业的是他们,最后它没用的也是他们,难道都是我一个人的错?在我父母的思维中,我其实没有一点自由,我的人生就是要按照他们既定的计划运行。说句实话,这个难道不就是打着“爱”的名义一种情感勒索吗?

其实纵观中国的父母,他们很多都是情感勒索里的“施暴者”,他们直接了当地表达他们的诉求,如果不按照他们的规划行事就是乱了规矩,就会受到他们的“语言暴力”,到最后总的弄得两败俱伤。

除此之外,情感勒索者还有自虐者、悲情者、引诱者三种形态。虽然这4种形态者各有特点,但是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特性,就是会让接受方感受到负面情绪。就像开头说的樊胜美,其实他的家人就呈现了“施暴者”、“自虐者”、“悲情者”的三种形态的综合体现。

02|情感勒索者的惯用手法

一般来说,情感勒索者都有很强的控制欲望,他们不希望有人会去破坏他们所指定的规则,他们极其善于利用被勒索者的软肋,借此让受害者感到罪恶感、责任感还有恐惧感,而且让他们困于这三感组成的迷雾中,分辨不出方向,丧失了明辨是非的能力。

书中为我们阐述了4种情感勒索的方式——分别是二分法,病态化,联合阵线,消极比较。

I.二分法

这是一种只通过好坏分类看待问题的方法,而情感勒索者非常善于将自己变成正确的一方,比如发生冲突,很大程度上都是我们的错,而他们则是无辜的受害者。像我的高考志愿填报的故事,不就是父母们借助了这个方式让我去为他们的错误埋单。而且我们不仅不会觉得他们做得不对,反而会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,尽管自己还是有些委屈

正如作者所说,当二分法开始运作,我们就会对是非产生怀疑。我们会质疑自己反驳勒索者的要求是否正确。

II.病态化

相比二分法,它更多地是通过抹黑被勒索者,如果对方不满足他们的要求,那受勒索者就是病了,这种方式最常见的方式就是两个想爱的人之间,大家肯定都知道尔康和紫薇的“无理取闹”的那一段就是这个方式最后到的体现,它通过病态化对方来让自己的欲望达到平衡。如果一方开始要求对方更多的爱,并以自己的付出作为参考标准时,如果我们没能给他同等甚至更多的爱,他们就会认为是我们有问题了。

III.联合阵线

这个在中国可以说是非常常见了,我朋友中就有这样的情况,因为朋友的老公多次出轨了,她想要离婚,但是她的父母是非常保守的人,认为离了婚,我朋友就再也找不到她想要的幸福了。于是她的老公居然找上了岳父岳母,对其进行劝说和施压,虽然两个人最后没离成,但是两个人的隔阂却在了,也让她压抑得透不过气来,看得我们这些小伙伴们也觉得心疼。

IV.消极比较

这就是中国孩子的阴影——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其实这也是一种情感勒索,从某种意义上说,它的这种方式,其实是希望孩子能够达到他们的目标值,因为“别人家的孩子”身上有他们所欣赏的特质。在被比较的时候,最常见的的便是“你看看人家”。这句话虽然简短却极负杀伤力,它会触发自我怀疑和恐惧之心,对孩子的打击是致命的。

看完这部分我觉得大家都要进行反思,自己是不是也成为了情感勒索者。

03|那么我们又该如何远离情感勒索呢?

尝试着停下来去思考,可以尝试着用“我暂时还不能给你答案,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”为自己的思考争取时间,接着观察情感勒索者真正想要的是什么?思考我们自己在面对情感勒索者的反应是怎样的?分析引爆我们的点是什么?经过分析,做出我们认为最佳的决定。

最后就是制定策略,可以是非防御性地沟通,它是一种不带攻击性也又不为自己辩护的表述方式,这样会让气氛缓和,更好地沟通;也可以尝试化敌为友,尝试邀请对方一起解决问题,而不是自己独自去面对;提出双赢的条件。因为没有人愿意一味地牺牲,想要干成大事,不如想一个双赢的对策,让双方都能够获得满意的结果;运用幽默也是很好的方式,幽默是关系中的润滑剂,当你面对情感勒索时,完全可以使幽默的手段抒发对对方的感想。

其实很多时候,我们总是在评判别人,其实我们也需要自己进行反思和思考,我们是不是也做过情感勒索者呢,因为他不是单一的角色,比如我们在做爱人的情感受害者时,是不是也对父母进行着情感勒索呢?在情感勒索中一次次地妥协只会破坏幸福感,让你丧失辨别是非的能力,努力维护的关系也浮于表面。

所以想要更加深入地了解情感勒索的相关信息,不妨翻开《情感勒索》这本书看看,我相信这不仅能够帮助走出情感勒索的迷雾,终结这场以爱为名的操控游戏,让自己走出这个一再退让的恶性循环,做回真正的自己。

责任编辑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